新聞資訊
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時事聚焦

人民幣匯率強勢升值的步伐沒有停止,正向6.5關口挺進

所屬分類:時事聚焦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12-16    作者:www.echoedm.com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維碼分享

原標題:逼近6.5關口 人民幣匯率持續半年提升

本報記者 潘福達

人民幣匯率強勢升值的步伐沒有停止,正向6.5關口挺進。昨天,央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,當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6.5434元;前一交易日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.5361。

近半年人民幣匯率升幅明顯,市場普遍認為,未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進一步加大,企業應加強匯率風險管理。

人民幣匯率“漲”聲不斷

12月15日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開盤下挫逾百點,逼近6.55關口,與此同時,離岸人民幣對美元衝高回落,.高觸及6.5259。截至昨晚,在岸、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分別在6.54和6.53左右徘徊。

記者查詢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獲悉,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在2月跌破7.0關口,5月29日達到了7.1316。自6月起中間價曲線持續下滑,12月以來更是升破6.60,12月9日達到6.5311,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盤中更是一度觸及年內新高6.4927,一舉突破6.5整數關口,創下2018年6月26日以來的新高。

自6月初以來,人民幣匯率持續走高至兩年多以來的高點,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反彈幅度近7000點。簡單測算,一個居民假如換匯10萬美元曾需要71.9萬元人民幣,到了近期.低隻要64.9萬元,相差近7萬元人民幣。

官方出手為匯市降溫

央行近日發布消息稱,為進一步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,引導金融機構市場化調節外匯資產負債結構,中國人民銀行、國家外匯管理局決定將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.25下調至1。央行表示,金融機構應樹立“風險中性”理念,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。

值得關注的是,這是自今年3月11日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.25後,時隔僅9個月再次調整。不過這次參數調降的對象隻麵向金融機構,企業並不在列。

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表示,在人民幣持續升值背景下,企業外幣融資快速增加。年初為了應對疫情鼓勵企業從境外融資,曾將係數從1升至1.25,目前我國疫情逐漸得到控製,經濟複蘇加快,但與此同時宏觀杠杆率開始攀升,企業債務違約事件不時發生。在此背景下,為了避免風險進一步擴大蔓延,規避境外風險對我國的波動傳染,有必要加強對金融機構跨境融資的逆周期管理,因此此時下調調節參數也是應有之義。

“下調參數屬於逆周期調節,同時也屬於應對疫情的臨時性政策退出。”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同樣認為,人民幣匯率已經持續升值6個多月,通過宏觀審慎係數逆周期調節釋放信號,促成市場預期分化,促進外匯收支平衡。同時,由於措施主要是針對銀行,約束銀行對外舉債、對內發放外匯貸款的能力,故對企業沒有直接影響。逆周期調節是宏觀調控的需要,防範係統性風險。

企業應加強匯率風險管理

根據國家外匯局近日發布的統計數據,11月末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785億美元,較10月末上升505億美元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已經連續7個月保持在3.1萬億至3.2萬億美元之間,穩定基礎相對牢固。

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、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,當前,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,世界經濟不穩定不確定性明顯增強,國際金融市場風險挑戰顯著增多,預期未來我國外匯市場將呈現基本穩定、雙向波動的格局。

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提示,當前疫情仍在全球範圍蔓延,國際經濟環境存在較多不穩定不確定因素,特別是美國的經濟走勢、貨幣政策和美元指數走勢,將對全球金融市場產生較大的外溢效應。一旦美元指數重新反轉升值,那麽將引起非美元貨幣貶值與跨境資本回流,給跨境企業帶來較大的匯率風險。

人民幣匯率持續快速升值為出口企業結匯操作帶來不小的挑戰。他建議,跨境企業要利用好匯率風險管理工具,避免匯率劇烈波動給企業正常經營造成損失。

王春英認為,企業在財務管理方麵應堅持匯率風險中性原則,一方麵適應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市場環境,克服“匯率浮動恐懼症”,理性麵對匯率漲跌;另一方麵審慎安排資產負債貨幣結構,合理運用衍生品管理匯率風險,保持財務狀況的穩健和可持續,不要將精力過多用於判斷或投機匯率走勢,避免背離主業或將衍生品交易變異為投機套利,承受不必要的風險。

(責編:趙安妮(實習生)、李棟)

來源:人民網